视频点播广告
山东有线APP广告
广电高清电视广告

春日絮语

一场雨,一阵风过后,天渐渐回暖。青岛的春天虽然来的比较晚,但路边垂下的柳条也隐隐泛着绿,不自觉地脑补了“万条垂下绿丝绦”的画卷,心中甚是期待。

早晨在体育场跟着早锻炼的人一圈一圈地机械地走着,这时戴耳机听书是最好的选择了。有的书粗粗地翻过一遍,有的书读过很久了,有的书比较深奥,所以通过听别人讲书,加深一下理解,重拾一下回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遇到自己喜欢的,还会重复收听,就像听歌会选择单曲循环一样。《半生缘》就听过多次,那时你完全沉浸在曼桢和世钧的纠缠中,因为很久以前看过黎明和吴倩莲主演的电影,所以他俩的脸交替在脑海里浮现。明明周围有人跑步,有人打球,有人也在大声放“小苹果”,可听到曼桢对世钧说“世钧,我们回不去了”时,还是有泪湿了眼。有人问怎么啦,答曰:有沙迷了眼。是啊,春天,风大,把半生的缘份都刮没了,所以要好好珍惜没被吹走的那一半,我幸福,我也要你幸福。

沉寂一冬的阳台也终于热闹起来。紫色鸭跖草开了今年的第一朵小花,相比之下,君子兰那朵橙色的花就很华丽了;两盆乱七八糟的酢浆草开的张牙舞爪的;茉莉很茁壮;多肉也真是多肉;埋在花盆里的枇杷籽发芽了,长出了硬硬的毛茸茸的叶子,仿佛带着点寄人篱下的倔强;最可人的算是那一锅薄荷了。为什么说是一锅呢,因为是种在一只旧砂锅里的,砂锅的盖子正好放在下面当托,一点都不浪费。薄荷真是好养,前几天我还舍不得掐片叶子呢,这两天已经长的密密匝匝的绿油油的一锅,先生掐了泡水,女儿掐了放在酸奶上做装饰,我则喜欢在有阳光的时候打开镜头对准它,看到镜头下的翠绿和葱笼,好生欢喜。

晚上去散步,没有风,空气中少了些凛冽,多了丝丝暖意,毕竟已经三月了嘛。小池塘里的冰已经化了,水面没有一丝涟漪,安静得像一面镜子,中间有一丛高高低低的芦苇,和水中的倒影形成了一个轴对称图形。只是水面上的颜色在灯光的衬托下愈发金黄,水下的那些颜色浅一些。蓦然间,竟有一丝丝油画的感觉。用手机拍下,倒是越看越爱,便不忍离去,索性站在那儿发会呆吧。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喧闹的集体生活。喜欢一个人去爬山,一个人去拿快递,一个人走路,一个人听歌,也喜欢这样安静的呆着,自己跟自己对话,做自己的朋友,连我女儿都说,我的老年生活就是把自己关在家里,写些自己才感动的文字。喜欢用文字表达的人哪个不是这样,时时刻刻被文字缠绕,忘却自己身在何方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羡慕
  • 流泪
0